集团新闻

从入门到放弃,女主播过山车般的一年

发布日期:2017-10-17     浏览次数:

“感谢XX哥送上的礼物”,“谢谢亲哦么么哒”……

 

这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女生阿宣,在一年前几乎每晚都要对着手机重复无数次的话。如今大学毕业后的阿宣已经找到了一份早九晚五的稳定工作,不再每天对着手机连说带笑数小时了。

 

“我现在已经不再每天固定直播了,不过还是蛮怀念那时候的,虽然辛苦一点但赚的也很多。” 谈起一年多钱的直播经历,阿宣对懂懂笔记表示有苦也有甜。当问起她问什么放弃直播时,阿宣只是简单说道:“人少了、钱也少了。”

 

2016年,直播的火爆岂止感染了几万个“阿宣”,各种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,千播大战的景观可谓波澜壮阔。经过一年多的发展, 2017也已经进入尾声,回首直播行业的兴衰演变,在很多参与者看来,都宛如是做了一场华丽丽的梦。

 

每天直播3小时,轻松月入上万元

 

 

“重工业烧烤,轻工业喊麦”,这是网友们对东北的一种调侃。对于在沈阳上大学的阿宣来说,直播正是大学四年中一段深刻的记忆。

 

对于自己为何会去做一名网络主播,阿宣说:“最开始是我室友在直播,每天下课之后在寝室对着手机直播几个小时,就能有很不错的收入。在当时对我们这些每个月生活费只有一两千块的人来说,还是很有诱惑的。后来正好我室友直播的‘家族’再招主播,她就把我也拉进去了。”

 

因为有“家族”的存在,刚开始直播时阿宣就得到了“家族”的人气和推广资源。没有两天,直播间的弹幕就开始快速的滚动,各种礼物的特效也逐渐出现在她的直播间里。经纪公司的力量,确实让阿宣受益匪浅。

 

阿宣会被家族规定每天至少直播三个小时以上,而且管理者会为她安排固定的直播时间段(一般在两个小时左右),其余的时间需要自己随意找时间补齐。

 

当然,每天除了三个小时的规定直播时间之外,阿宣可以自愿开通直播。所以她和其他家族成员一样,基本上每天都不会仅仅直播三个小时。“通常都会直播5-6个小时,最火的时候甚至有人连续直播过将近10个小时,我那段时间基本上除了上课和睡觉的时间之外,都是在做直播,哪怕跟同学一起出去吃饭、唱K的时候都会随时打开手机直播。”

 

“每次一开播,就立刻会有很多粉丝进入你的直播间,看到屏幕上不断滚动的弹幕,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,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明星一样。”迅速聚集的人气让阿宣很享受直播的过程,毕竟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对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儿来说,充满了吸引力和刺激。

 

当然,这么卖力直播的背后不仅仅是享受自己成为网红并拥有粉丝的过程,收入也是很刺激的,因为只有在线的时候,才有机会从土豪粉丝那里得到“跑车和游艇”。

 

阿宣她们收到礼物钱并不会直接进到自己口袋,而是先全部归家族掌握。家族的管理人员则会定期为这些主播发工资,还会有礼物提成。

 

“我第一个月直播的时候就拿到6000块,后来人气高了基本每个月都能有2万多。其实我还不算多的,我们家族里当时每个月拿5、6万的主播有很多,我知道最多的有一个月拿过10多万的。”当问起其收入是,阿宣还是略带自豪的说道。

 

的确,对于一个还在上学每个月生活费只有1000元的女学生来说,2万元的月收入已经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了。不过,烟花转瞬即逝,风口上的直播也是。

 

知道干不久,但没想到这么快

 

 

“我知道直播这份工作不是长久之计,肯定干不久,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。”回忆起春节后的境况,阿宣略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

“大概从3月份开始,人气就开始逐渐少了。虽然家族为了保持表面上的人气会给你挂很多协议号(类似僵尸粉),不过直播间里弹幕滚动和礼物的数量都明显少了,收入也开始迅速减少。”

 

面对这种情况,家族一方面加大了对那些大牌主播和部分潜力新人的推广力度,一方面开始逐渐放弃一些吸金能力稍弱的主播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那些头牌的主播和实力新人依旧能拥有很高的曝光度,但阿宣这种不上不下的主播处境开始变得非常尴尬。

 

今年5月份,阿宣的收入第一次跌破一万五。而各种努力没能换回曾经的人气,到了7月份阿宣的收入已经不足万元。

 

就在她纠结的时候,家族突然公布了一个新的规定,让她决定就此放弃直播。

 

7月中旬,家族突然宣布要实行公司制直播的形式。家族成立传媒公司,让主播们到公司内直播,公司会为其准备好直播的房间,类似于每天打卡上班。但由于主播们都分散在各地,所以到公司内直播是自愿的,如果不想去也没问题。

 

只不过,家族管理层同时表示会重点培养那样在公司内直播的主播,这似乎也暗示不去的主播未来的资源将会进一步减少。本就少的可怜的推荐,再继续减少就变的跟那些“野生主播”没有差别了,同时自己的礼物钱还不能直接进到口袋中。

 

面对如此境况,阿宣最终选择放弃了这家直播平台,也断了做直播的念头。

 

“我认识的主播也有不少去公司做直播的,不过我总感觉这样不太安全和稳定,加上父母也不可能同意,只好放弃了。”对于自己的决定阿宣这样说道。

 

放弃之后,由于跟家族签了一年的合同还未到期,阿宣本以为放弃直播的过程不会那么顺利。不过,在她跟家族管理层表达了放弃的想法之后,家族长很痛快的就答应了。这似乎也从侧面证明,成立公司之后,这些“散养”的主播已经不在那么重要了。

 

女主播的辉煌与落寞是一道缩影


 

从去年夏天入行,到快速成为小网红、收入暴涨,再到热度消散,放弃直播。一年的时间,阿宣体验了一次过山车般的人生经历,一切来的太快又走的太快。

 

这与国内整个直播行业一年多的发展轨迹如出一辙,从备受资本追捧,成为风口上的猪,再到市场遇冷,资本纷纷撤离后跌落尘埃,一切仅仅用了一年时间。

 

而部分头部平台也面临着用户流失的困境,并购和整合开始逐渐向全行业蔓延。从数据层面来看,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,如今娱乐直播行业的前五名,YY、映客、花椒、一直播、熊猫TV中有4家出现了活跃用户的持续下滑,更偏向游戏方面的熊猫TV仅出现小幅度增长。

 

 

随着用户的不断流失,政策的进一步缩紧,有限的用户会更加向少数平台集中。如何能实现良

好的造血和变现能力尤为重要。至于更多中小型的直播平台,也许被收购将是最好的结局。